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  • 搜索
  •  找回密码
     立即注册

    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  • 登录
  • 注册
  • 找回密码
  • 管理
配音朗诵文章详情

长篇小说连载《拐棍》第二十四章 | 作者:鹰翔蓝天

2018-06-24阅读 71 聚能量 我要关注

24

拐 棍

作者:鹰翔蓝天        

  

        午后,长城踟蹰独行在街上,他用余光溜了一眼周遭,似乎所有的目光都投向自己,虎视眈眈,嘲笑睥睨,讽刺挖苦,突然间,他感到这个世界的残酷可怕,他甚至不敢正视那些人的眼睛,更不敢仰视那明晃晃的太阳。他躲闪着人群,一个人溜着墙根走着。寒风吹来,枯枝摇摆着,他停在树下,静静地聆听树的浅吟低唱,须臾间,俨然与树琴瑟和鸣……如果有来生,我愿做一棵树,一棵原始森林里的树,远离人群,远离喧嚣,远离纷扰掠夺蛮横欺骗,远离一切烦恼困苦烦忧。小时候,每天上学路过那一片树林,风起时,经常会听到树木猎猎作响的声音,那个时候,他的大脑一片空白,天地万物皆空。“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。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。”是呀,身与心俱是空的,又怎么可能惹尘埃呢?可是身处红尘,又怎能不惹尘埃呢?长城目光茫然地摇着头,然后径直奔向前方那个父亲所住医院对面的小酒馆。


  长城一杯接一杯地喝着,七瓶啤酒下肚后,又点了一瓶二锅头。只有此刻,也只有此刻,他的心里有片刻的安宁,稍纵即逝的快乐。“来,来,来,接着干!”他自斟自饮着不亦乐乎。一旁的服务员则流露出惊悚的表情。长城斜着眼,凶巴巴道,“看什么看?没见过喝酒哇?”服务员知趣地绕过目光。只听他继续自言自语着,“酒这玩意真是好东西,曹操与刘备煮酒论英雄,武松景阳冈醉打老虎,孙猴子偷喝了天宫的玉液琼浆,便乱了蟠桃盛会……诗云,李白斗酒诗百篇,长安市上酒家眠,天子呼来不上船,自称臣是酒中仙。酒中仙!呵呵……我是酒中仙!”


  人的一生,总有那么个时间段,那么一个时刻,被迫醉生梦死亦或是情愿沉醉梦死之中,以挣脱现实带给自身的残忍与桎梏。在那里,苟延残喘的灵魂可以稍作慰藉,支离破碎的心可以有片刻的宁静,疲惫不堪的身体可以暂时休憩。觥筹交错之中,长城又看到了年轻时那个曾醉生梦死的自己……


  那时的他刚刚参加工作,为了快速改变贫困的家庭状况,为了快速爬上领导岗位,长城经常早出晚归,为此,梁妍大为恼火。已是夜里十一点多,长城摇摇晃晃地从外面回来,满身的酒气,嘴里打着嘟噜,“今儿……喝得好……好哇……今儿喝得……头儿……头儿高兴……他们把我送……送回来的……我……想吐……”说着,他奔向厨房。“厕所在这边,哎呀!在这边!”梁妍捂着鼻子拽着他的衣角。长城在厕所里哇哇地呕吐着,梁妍捏着鼻子在门外怒骂着,“没喝过酒哇!见到酒就没命,把酒当爹的手,总这么喝,这日子不能过了!”长城悦声道,“能……能过!马上……马上日子就好了……我天天跟局领导在一起混,陪……陪他们吃,陪他们喝,陪他们乐呵,陪他们玩儿……”“还……还陪玩儿了?玩儿……玩啥了?三陪小姐?”梁妍拉开厕所门,怒目圆睁。“他们……他们玩儿了,我在外面等着……等着来的……我……我玩不起……我身后是年迈多病的父母和生活拮据的弟弟,玩儿不起……玩儿不起……他们能玩儿得起,他们身后是有钱的爹妈,有权的老丈人。他们玩儿得起……我……玩儿不起……”长城又剧烈地呕吐起来,他趴在坐便旁浑身痉挛着。梁妍挑起眉毛轻蔑道,“看你也玩儿不起,他们进去了,有人捞他们。你进去了,可真没人捞你。”“所以……我就陪他们喝,媳妇儿,相信我,总有一天会喝出头的……会出头的……”长城不停地吐着,最后吐出来的是血。


  医院里,梁妍与长城的父母焦急地等待着……医生诊断结果,急性胃出血。并严肃地告知长城,如果长期嗜酒如命,会导致胃癌。此刻,长城的脸呈紫青色,母亲打心眼里心疼,嘴上却不停地骂着,“王八犊子,咋总不长记性啊!喝一回多一回,妍妍跟你操多大的心哪!”“儿子,男人抽烟喝酒虽不算毛病,但也不能这么喝呀!这年轻轻的就喝坏了身体,不划算哪!”父亲很无奈。


  爸,如果用我的健康能换取全家人生活的丰盈富饶,我觉得划算。如果用我灵魂的堕落能换取咱们家族世代丰泽,我觉得更划算。


  梁妍站在一旁,一言不发。她骂也骂过,吵也吵过,长城依然我行我素,索性就沉默下来,反正孩子也不用他们俩人管,那就你喝你的,我玩我的,井水不犯河水,挺好!


  倒是母亲仍在喋喋不休着,“长城啊,妈再告诉你一遍,不能再喝了,下了班就回家,给妍妍做饭,她在银行数了一天的钱也挺累,有时间把冯源接回来住几天,他都快上幼儿园了,还不知道你们这个家存在呢!”


  妈,而今的世道,像我一样的穷小子,一无靠山二无钱,想爬上去谈何容易。当下只有这一条路,也似乎只有这一条路,陪领导吃喝玩乐,整天与他们混在一起,或许能给我的仕途铺平一条路。


  每个人的成功背后,都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,甚至有一段流着泪滴着血的屈辱。而每个人的成功轨迹又往往各不相同,有的人靠色相,有的人靠后台,有的人靠运气,而有的人只能靠,也只能靠出卖自己的灵魂与原则。


  悠悠岁月,怆然一瞥,往事悠悠,经常会在某个特殊的时间段猝不及防地跳入你的视线,凌空起舞,你不得不承认,许多刻骨铭心的往事终不能与岁月同老,终不能释然。


  长城揉搓了一下醉醺醺的眼睛,端起酒杯,咂了一口酒,细细品味往事带给他的酸楚。眼见得一瓶白酒过半,隐约间,他感觉胸口阵阵发热,张开嘴想吐的感觉。他自言自语着,你已经是酒精考验过的革命战士了,怎么可以不胜酒量?喝!


  电话响起,他绰起电话嚷嚷着,“谁?谁呀?别影响我喝酒!”对方似乎并没有放下电话,只听得长城回答道,“老地方!老地方你不知道吗?”他把诺基亚手机摆放在面前,用力摁了摁关闭键,嘴里愤懑着,我让你骚扰我,我关机,看你有啥招?


  十多分钟后,暮锦来到长城面前,长城此刻的尊容足以扯碎她的心,凌乱的头发耷拉在前额,眼神绝望混沌,眼角处堆着肮脏的眼屎,脸色酡红,银灰色羊绒衫的前胸已被酒濡湿,黑色的羽绒大衣胡乱地搭在他身后的椅背上,一只袖子已蹭到地面上……她坐在长城对面,静静地,看着长城自斟自饮,自顾自地推杯换盏,顷刻间,她心底的那份心疼与气愤紧密地糅合在一起,烈火般烧灼着她的心。长城醉眼朦胧地看着暮锦,含混不清地嗔怒着,“你一个,姐一个,你俩最烦人,总像鬼影般跟着我……你俩省省吧,别以为自己是大内密探零零七,有一天,我失踪了……你俩……就再也找不到我……我了……”随着他的一声饱嗝,他放下酒杯,然后又续上一杯,嘴里振振有辞,“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?譬如朝露,去日苦多……暮锦哪,人活着,为什么要经历这么多苦哇?怎么他妈就这么苦哇?冷漠,刻薄,欺骗,背叛,居然还有背叛!我这么聪明的一个人居然他妈还能遭遇到背叛,居然还长达十年之久!哼……哼哼……”暮锦不接他的话茬,恍惚间,她看见长城已被淹没在苦海里,那海里波涛汹涌恶浪狰狞,她站在岸边惊魂失魄,欲全力搭救他,却无计可施,于是,她奋不顾身地跳下去陪他……


  突然间,她霍地站起,怒不可遏地绰起那剩下的半瓶白酒,泼向长城,“冯长城,你想喝死,行!我陪你!服务员,来,再来两瓶二锅头!”她的声音决绝而嘶哑,长城一下子怔在那里,浆糊一般的大脑似乎顷刻之间有了一丝清醒,他眼巴巴地看着暮锦,“暮锦,我这里憋得慌啊!如同一块大石头压在我这里,我喘不上气呀!暮锦……”他指着自己的心口,惨淡着脸,涕然泪下。暮锦扶着酒桌怒视着长城,“我问你,人活着,谁活得容易?谁的气喘得匀?达官显贵,依然有他的远忧近虑,依然有他的无能为力。乡野村夫依然要为三斗米折腰,依然要苦巴巴地盼着风调雨顺。这许多事,过去就过去了,许多事该承受的就要勇敢地承受。可是你……你居然把自己活成了一个活死人!好!我陪你……陪你!”长城,我爱你,我不想成为你感情的殉葬者,我只想陪伴你走过这个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日子,走过你人生的冰河期。纵然这条路漫长崎岖,我,余暮锦认了!因为爱一直未曾离开。



  暮锦疯也似的抓起那瓶酒,扬起脖颈……长城摇晃着站起欲抢夺暮锦手中的酒瓶,撕扯中,酒瓶应声落地……服务员应声跑过来,神色诧异片刻后,迅速收拾起地上的狼藉。暮锦又坐回原处,她默默地看着长城,见长城满眼的泪水,她再也不忍心说出一句责备的话。有人说,爱的最高境界是心疼。暮锦最见不得的就是长城的无奈,绝望,痛楚,这些疼无懈可击地占领着她的心,把她的心撕扯得支离破碎。此刻,她长吁一口气,试图平复一下心口的痛,而后从包里拿出一款苹果六手机,呈在长城面前,轻声道,“今天是你生日,我送你的礼物。”长城温情地注视着暮锦,泪水一下子滑落……


  那些时过境迁的岁月里,他早已记不得自己的生日,更没有人送自己生日礼物,而暮锦,只有暮锦,对自己的这份情终在时光中慢慢发酵,散发出醉人的香。长城端详着暮锦的脸,丰满澄亮,眼神里真诚的光,在这样一个寒冷的冬日,那光晕愈加温暖扩大,包裹着自己冰冷的身心。他放下酒杯,趴在桌旁孩子般哭泣着……暮锦的手轻抚着他的手,温和着,“别忘了,今天下午,你老爸的病理通知单能下来。”长城一愣,停止了哭泣,抓起羽绒服,“暮锦,我跟你回医院。”众人在观看完一场免费的荒唐闹剧后,早已雅雀无声,在其一片睥睨的眼神里,暮锦搀扶着长城的臂膀从容坦然地走出去。


  午后的阳光打在白皑皑的雪野里,反射出刺眼的强光,让人不敢直视它的温暖,长城眯着眼睛倚靠着暮锦的肩膀,寒风瑟瑟而来,顺着他的脑门似乎一下子进入他的脑髓,他禁不住打了一个冷战,胃里的东西迫不及待地向上狂涌,他甩开暮锦的胳膊,哇地一声吐出来……暮锦从包里翻出手纸与水,递给长城,长城胡乱地擦拭着嘴角,在一阵痛苦的呻吟后,他把手伸向暮锦……他又一次倚靠在暮锦肩头,并且浑身瘫软着,几乎是被暮锦拖着一步步向前挪着。她拖着他,仿佛是拖着他的一路沧桑,尽管劳累困窘,却甘愿其中。或许这就是真爱的力量,无欲无求无关风月。无怨无悔无关生死。怎一个爱字了得!冬日的寒风凛冽着,灌入脖颈刺骨的凉,暮锦停下脚步,为长城戴好羽绒服帽子。再看向长城,他几乎是闭着眼睛嘴里喃喃着,“生存还是毁灭,这是个值得考虑的问题,默然忍受命运暴虐的毒箭,或是挺身反抗人世无涯的苦难,通过斗争把它们扫清,这两种行为,哪一种更高贵?死了,睡着了,什么都完了。倘若在这一种睡眠之中,我们心头的创痛,以及其他无数血肉之躯所不能避免的打击,都可以从此消失,这正是我们求之不得的结局……”他睁开双眼,已是满眼的泪水,噙满依赖,他啜嘘着,“暮锦,一会儿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局?是皆大欢喜?还是……从此我的老父亲就与我……”暮锦定睛他的眼睛,抓牢他的双肩,声音温暖而坚定道,“听好了,冯长城,一会儿不论多么糟糕的结果,还是人生有多么糟糕的结果,你都必须挺住,都必须好好活着,因为你是爷们,我心里的爷们!”暮锦响亮的声音和着呜咽的寒风在长城身侧久久盘旋着……


  俩人到达医院之时,冯源正端坐在老人对面,朝气蓬勃浪荡不羁,此刻,他微笑着看着爷爷,只见老人笑逐颜开,“孙子,大丈夫,就应该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,困难来了,我们不逃避。死神来了,我们不在意。生,我们就要坦坦荡荡地生,死,也要泰然自若地死,没啥大不了的,你看,你爷爷够英雄吧,这回这么重的病,我楞没当回事,咋样?鬼门关前我走一遭,那阎王爷他老人家就是不要我,哈哈哈……”暮锦与长城禁不住面面相觑。看见两个人走进来,老人欢天喜地起来,“告诉你俩,我没事了,囊肿是良性的,我已让会心与杨建华去给我办理出院手续去了,咋样,天不灭曹哇!哈哈哈……”俩个人先是一怔,继而眼里都溢满了激动的泪水,看着老人面对孙子吹嘘的场景,两个人禁不住笑出声来。是啊,已经好久不会笑了,此刻的长城只觉得阴郁沉闷的心里泼洒进一丝热辣辣的阳光,暖融融地渗进全身任意一个细胞,激活了生命中残存的温热,他呆呆地傻笑起来……


  看着瘦骨嶙峋的长城,看着被生活压抑得变了形的父亲,冯源的心里漫过酸楚的苦,他凑近长城耳边,柔声道,“爸,我不走了……”只这一句不走了,长城眼前顿时绽出一片明亮春光。只听冯源接着说道,“我要参加高考,考艺术类院校,将来当大明星。”长城惊愕地看着儿子,眼前的世界仿佛从春天一下子过渡到了冬天,满肚子的酒也似乎顷刻蒸发掉,他怔了一会忍不住又循循善诱起来,“儿子,有梦想是好事,可你的梦想不能脱离现实,生活中,有太多人想当大明星,又有太多人因为好高骛远做了一辈子明星梦,终将一事无成。”冯源坚定道,“爸,毕竟这其中有人成功了,成了大明星。爸,你应该知道,现在社会发展进步了,颜值高不仅能当饭吃,还是通向成功之路的重要筹码。”长城显然是被儿子的这套时尚理论刺激了,他激动道,“屁嗑!到任何时候,文化底蕴不够,光有漂亮脸蛋有个屁用!冯源,我告诉你,欲戴王冠,必承其重。你想当大明星,首先你得问问你自己到底有多少思想内涵,文化底蕴。再一个,你得知道想成为大明星,得有多硬的后台支撑着!跟你妈一样,竟想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,根本不靠谱!”“爸,我可以没有家,但不能没有梦。您弄丢了我的家,不能剥夺我的梦。爸,作为家长,您真的应该反思反思了,我已经长大了,请您不要用您的人生标准来度量我的人生,不要毁了我的梦!”冯源说完,摔门而出,楼梯上留下一阵急促而凌乱的脚步声……


  暮锦追了出去,室外呼啸的风鱼贯而入,一股脑呛入她的肺管,她剧烈地咳嗽着,断续地喊着,“冯源……不要怪你爸……他出发点是为你好……可能他的表达方式欠妥,你们……你们之间又欠缺沟通。但你要相信,他……他是爱你的。”冯源停住脚步,转回身,对着暮锦深鞠一躬,“姑姑,求您帮忙照顾好我爸……我……我真的不知道怎样面对他。姑姑,您的恩德我将来一定加倍报答。”语毕,他的背影淹没在夜色之中……

往 期 精 彩

楔子  第1章   第2章   第3章   第4章  第5章  第6章

第7章   第8章   第9章    第10章   第11章   第12章  

第13章  第14章  第15章  第16章  第17章  第18章

第19章  第20章  第21章  第22章  第23章

作者简介

鹰翔蓝天,曾用名“红酒”,网络作家,主要作品长篇小说 《今生为你而来》、《都市焰火》。人生格言,感恩过去,不忘初心!

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,图片网络,版权归原创者

(@原创作品转载请标明出处@)

投稿联系平台编辑

小编微信:jnl770
邮箱:
361201298@qq.com

投稿要求:原创首发,散文,诗歌,随笔,小说,视频,摄影;拒一稿多投,文责自负。个人简介,须清晰照片。详情,关注“聚能量”点击联系我们查看更多。

上一篇:想不开就不想,得不到就不要

下一篇:午夜聆听 | 有的时候

分享到:

相关文章